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贺雪峰的博客

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贺雪峰,1968年生,湖北荆门人,长期从事农村调查和乡村建设实验。现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,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著有《新乡土中国》、《乡村治理的社会基础》、《乡村研究的国情意识》、《乡村的前途》、《什么农村,什么问题》、《村治的逻辑》、《村治模式:若干案例研究》等著作。主编《中国村治模式实证研究丛书》一套16种。主编《三农中国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贺雪峰:农民分化与代际剥削  

2012-05-10 09:59:49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农民分化与代际剥削


——番禺调研随感之一

 
2010年底,与陈柏峰、杨华、王会一行到广东番禺榄核镇绿村村作了为期半月调研。榄核镇是番禺经济条件较差的乡镇,绿村又是榄核镇经济条件比较差的村。绿村目前仍以农业经济为主,主要种植甘庶和香蕉。通过本次调查,对珠三角农村有了一个初步认识。本组随笔拟对调查所感作简要记录。
在绿村调查时发现一个奇怪现象,就是在相当宽敞的楼房旁边,往往还建有松皮搭起的棚子(当地人称丛皮房),成年子女住楼房,年老父母住丛皮房。既然子女住楼房,且楼房相当宽敞,父母为什么会住在低矮的丛皮房?
年老父母不只是住在低矮丛皮房中,而且经济条件不好。在番禺榄核农村,父母有为子女操心婚嫁建房的义务,子女却似乎没有为年老父母提供赡养支持的责任。即使70多岁,只要能劳动,还是得劳动。除非父母无法解决温饱,子女很少会给父母经济支持。年老父母不仅要辛勤劳动,而且经济收入很少,他们住得和吃得都远比子女要差,状况颇为可怜。也就是说,在番禺农村,代际剥削仍然是十分普遍的。
不过,番禺这种普遍的代际剥削,却好象没有转变成为代际关系紧张。代际剥削中,父母好象很愿意被子女剥削,因为这些父母往往站在子女角度考虑问题,认为子女也太难,不容易。为子女考虑,和父母愿意被剥削,番禺农村的代际剥削不仅没有引发代际紧张,而且几乎没有老年人自杀等恶劣事件的发生。我们调查的绿村和邻近几个村,最近几十年,只听说到一例老年人的自杀。这与湖北江汉平原某些地区农村“没有正常死亡的老年人”形成鲜明对比。
番禺老年人为子女着想的原因是子女不容易。之所以不容易,因为珠三角是经济发达地区,有钱的人多,消费大,比如建一栋楼房,好一点要40万元,最差也要10多万元。小孩教育,村民要送到镇上甚至市区上学,而不能让自己子女输在人生起点上,这样子女教育就简直是“烧钱”。办酒席也颇花钱。但番禺农村并非人人都容易赚钱。绿村主要从事农业生产,人均一亩地,种金子也不会有太多收入。工厂打工,一方面超过40岁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机会,即使有地方打工,也不如外地人那么能干脏累苦险活,因此每月工资收入不如外来民工。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农民可以通过外出包地、办厂及运销而有较好经济条件。也就是说,对于绿村大部分年轻人来讲,一方面是收入不高,一方面是支出颇大,因此在经济上就十分紧张,在“父养子、子养子”的代际传递下面,年轻人为子女的操心就已颇为不易,年老父母那好意思再来添乱。不仅不添乱,而且要主动为子女做事情,主动为子女减纷扰。
代际剥削,父母感受到了。但番禺的代际剥削不同于其他地方的一个关键是父母为子女着想。理解子女的困难。同样是代际剥削,陈柏峰讲皖北农村,年老父母是愤愤不平,有些地方是无可奈何,而番禺农村则是自觉自愿。老年人为了让子女能在同辈人生活得体面而有尊严,而更加努力为子女劳动,尽量为子女减轻负担,更加节俭。为子女减轻负担也就使自己有了体面感与成就感。这样一种有代际剥削又有代际和谐的代际关系,就不会产生出代际紧张,更少产生代际冲突导致的老年人非正常死亡。
也就是说,在番禺表现出来的剥削,是在过去和谐代际关系基础上,因为村庄出现的严重经济分化,而使家庭之间的分化变成家庭内部的剥削。年轻人是村庄竞争的主体,他们在竞争的时候,这种竞争的压力与焦虑传递到纵向的父母那里,父母出手搭救子女,虽然这种搭救往往只具有象征意义,因为年轻人的竞争与老年人努力和节俭往往不在同一数量级上。
为什么要帮子女的父母却不与子女住在一起,也分开吃,父母却一直在帮子女做家务、带孩子甚至种田。农民的解释是生活习惯不一样,老年人喜欢吃软,年轻人喜欢吃硬,难以协调。生活习惯不一样当然是事实,但并非全部事实。分开吃住的关键是大家庭无法保证自由,尤其是当前社会中,职业多元,兴趣多元,朋友多元,家庭成员中的每个人都开始有自己的独立私人的空间,独特的生活方式,都希望按自己偏好行动而不愿被绑在大家庭里面。分开吃住,可以让家庭成员相互之间少受约束,同时却并未削弱之前家庭的功能(合作、归属、生育、荣誉、赡养等等)。因此,分开就成了理所当然,只有一个儿子的家庭,待儿子结婚后,父母也与已婚子女分开,父母搬到丛皮屋家中,而分开的理由就是“生活习惯不同”。
与父子分开相类似的是农民之间串门的减少,串门之所以减少,是因为每个家庭都装修过,串门后,户主不得不花费时间收拾房间。更重要的是,现代社会,每个人都已经精确安排自己的生活时间,不期而至的串门往往使得户主退无可退,而只能陪客。有事而陪客的脸色不好,来串门的邻里当然看得出来,也就知趣而退,串门因此越来越少了。或者说,串门这种让人退无可退的交往方式,因为每个人生活时间的精确(比如计划晚上几点接着看电视连续剧)而开始退出历史舞台,相反,一些可随意进入与退出的公共空间(比如麻将馆)就被开发出来。
代际之间因为生活习惯不同的分吃分住,再加上年老父母竭力帮助子女减轻经济压力的考虑,使番禺农村看起来出现了严重的代际剥削,这种看起来的剥削首先是外人的感受,而生活于其中的人们是没有这种强烈感受的。


 
来源:三农中国 http://www.snzg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